脚痛无法起身敬礼‧学生申诉遭老师掌掴

 

脚痛无法起身敬礼‧学生申诉遭老师掌掴(森美兰.文丁28日讯)文丁国中一名中一生申诉,他因脚痛无法站起身向数学老师敬礼,结果遭老师叫出课室外当众掌掴,期间还被老师打中头。老师事后否认以粗暴方式处罚学生,令家长深感不满。这名学生在家长陪同到丁警局报案,但他申诉在报案过程中,遭警员不公平对待,家长最终转向汝来州议员阿鲁古玛及武吉甲巴央州议员谢琪清求助,才顺利报案。来自文丁的学生梁山曼轩(13岁)週六由母亲陈惠心(42岁)陪同,在阿鲁古玛及谢琪清安排的记者会指出,他于上週二早上约9时上地理课时,教导地理课的女老师进班后,班上的同学敬礼请安,他也有站立起来。运动时弄伤脚“突然老师说她要上厕所,要求学生站着等她回班,我因之前运动时弄伤脚,至今还疼痛,所以老师在3至4分钟后回到课室时,我因脚痛而没再站起来敬礼,当时还有一名同学没站起来。”他说,同学敬礼后,地理老师立刻在班上拨电话,数分钟后,一名教数学的男老师突然来到班上,叫我到课室外面,较后,地理科老师也叫了另3名学生和她一起到课室外。“这时,数学老师询问地理老师发生甚幺事,地理老师却哭了起来,我于是向数学老师解释刚才的事情经过,由于我的国语不好,我解释时比手画脚,但数学老师却辱骂我不要手指指,而且掌掴我的左脸,我自然闪开,并用双手阻挡,但老师拉开我的左手再次掌掴我,这次打中我的头。”他说,原本数学老师还想动手,但遭在场的地理老师阻止,他赶紧在这时告诉这两名老师,他要去辅导室,跟着自行跑到辅导室求救,辅导老师安排一间房间让他冷静,较后两名老师也陆续抵达辅导室等待。他形容,数学老师平日教书时,偶尔会跟学生开玩笑,有时候学生在课堂上讲话,他才会处罚学生,但从没见过这名老师发难。同学称见到老师动粗梁山曼轩的母亲陈惠心指出,事发当天约上午11时,她接获校方的电话指儿子遭老师打,因当时正忙着,而叫丈夫前往学校了解情况。她说,丈夫到校后就被吩咐到校长室召见校长,当时校长也召见10逾名班上同学问话,同学当场承认曾见到老师向儿子爆粗。“校长向同学问话后,也召见两名涉及的老师到校长室与儿子当面对质,但当时数学老师却否认对儿子动粗,并指只是推撞他。”老师坚持否认曾动粗她指出,当时丈夫曾多次询问该名老师是否有打儿子,但老师坚持否认其举动,丈夫才愤怒的反问在场的校长,身为一名老师可以这样不承认自己犯错吗?但校长却希望丈夫接受老师的道歉。深感不满的陈惠心说,事发当天下午,她带儿子前往警局报案,抵达警局后她也发现两名涉及打其儿子的老师已在警局内录取口供,便向警员指出,她带孩子前来报案,因老师打他的孩子。“该名警员便直接询问孩子为何遭老师打,孩子因国语不好,让我代为回答,当场遭警员指孩子`你不是马来西亚人吗?不会讲国语。’”她指出,她非常生气,因她是报案者,却遭警员种族歧视而立刻联络谢琪清州议员求助,州议员则介绍当地州议员阿鲁古玛前来协助她。她说,当阿鲁古玛会见我及儿子后一起进入警局,警员的态度才改变。三儿子曾遭暴力对待陈惠心指出,她另一名同样就读文丁国中的第三儿子,曾在一年多前遭另一名老师暴力对待。因此,她相信文丁国中还有不少学生也曾遭遇类似对待,她希望说出自己孩子的经历,可以警惕校方不要再让其他学生被老师粗暴处罚。与丈夫育有4男1女的陈惠心指出,遭老师掌掴的儿子梁山曼轩排行第四,他对校方在事后没有採取行动大感失望,目前正与家人商量是否为孩子转校。惩罚方式须正确汝来州议员阿鲁古玛指出,他也曾经任职教师,他并不是阻止老师惩罚学生,但老师应该使用正确的惩罚方式,若学生遭老师打后不慎跌倒伤及要害,后果不堪设想。他希望有关当局能够对这起学生遭老师掌掴及打头事件採取严厉行动,以免类似事件重演。动粗老师应立刻调职武吉甲巴央州议员谢琪清认为,若学生真的犯错,老师可以做出适当的惩罚,但不管如何都不应该掌掴学生或打学生的头部,更何况,事发时学生已作出解释。他指出,他曾于週四接获一间芙蓉市区学校发生学生遭老师暴力对待事件,因该校首次发生,该名家长也接受老师的道歉。教部须严正看待他认为,涉及暴力的老师应该立刻调职,除了影响受害的学生外,看见事发经过的学生也一样受到影响。他希望,教育部严正看待此事,不要让事件重演,也不让这些害群之马的老师,影响教育界。他也公开呼吁家长,若发现孩子在校面对暴力对待应勇敢站出来,让孩子在良好环境下受教育。‧2013.07.28

上一篇: 下一篇: